资讯  国内  国际   图看天下  教育  教育动态  高考   旅游  民族风情   旅游景点  健康  快讯  美容  心理   房产  楼盘  
土特产  求职  招聘   名企   汽车  修理     财经 要闻 金融  基金         文学 小说 诗歌  人生    奇闻 评论 博客  公告
   资讯中心: 国际  | 国内  | 贵阳  | 遵义  | 安顺  |  黔西南六盘水  |  黔南  |  黔东南
  你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精彩小说 > 正文
 
,长湘忆之十六《混世江湖多浪子》
来源:     作者:吴老满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7日 20:31:21     
 

        

11.jpg

  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必然是我们近代史册里,将浓笔重彩纪录下的一个特殊年代。从基辛格秘密访华,破冰中美关系正常化;从第一颗人造卫星冲天遨游,让东方红乐曲响彻太空;从天降陨石,到唐山大地震;从开国元勋到一代伟人的相继逝世,继而再到粉碎四人帮重启历史新纪元,再到一场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完胜,再到一场史无前例的改革开放运动拉开序幕等等。那一串串历史事件,都浓缩在这短短的七十年代的十年光阴里,没有一件不是惊天动地,并使之永载史册。但我们生活在那个年代里的人也知道,从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那也是一个从十年动乱到拨乱反正,社会逐渐走向安定但又人心惶惑的年代。

也许正因为这十年里发生的大事太多,一切都将重新开始,百废俱兴。但是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人们的心里还是存有疑虑的,所以,当时的人心并不稳定。还有就是受到六十年代那场文革运动的影响,社会上的年轻人都特别容易狂热燥动。更主要的是,在文革运动中,无数次的派性斗争,各地涌现出的无数个造反兵团,战斗队风起云涌,它都影响到了当代年轻人的情感思维。大家都觉得“造反有理“就是至高名言和行为准则,还有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有一帮人跟着他,谁就有了话语权。于是,在当时的社会上,就风行起拉帮结派,立竿为王,在社会上可以呼风喚雨的,不是江湖却是江湖的一股社会江湖之风潮。 

22.jpg

  像我们这些出生于五六十年代的年轻人,原本就经历了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洗礼,从小就看到了当时社会之现状。长大一点点后,要读书时没书读,整天里看到的就是你争我斗。没事的时候只有成群结伙在社会上鬼混唐朝似的瞎逛。这样就形成了社会上一个个混世小圈子。进入到七十年代了,他们都逐渐长大了,成为了一些十几二十来岁的社会青年,他们没上学,也没有正式工作,整天就靠在社会上讲霸道为荣耀,经常寻衅闹事打群架。那个时候最崇尚的就是解放军叔叔,当不了兵就想方设法去搞一件军装穿上,最时髦的是抢一顶军帽戴上,当时结帮拉伙去抢军帽的事就自然变成了一种社会现象了。这也是当时那个特殊年代形成的一个江湖社会。

         当时在我们水泵厂家属区,就有一个叫马成龙的家属子弟,因为天生一对大虎伢,大家都叫他虎伢子。他家三兄弟,他老大,老二马梦龙,老三马跃龙,就是那个推我倒地,导致我右腿粉碎性骨折的六趾趾。他还有俩个妹妹马凤姣,马梦姣,说起他们家里的三龙两姣,算是名声比较大的。平时他们三兄弟在水泵厂家属区里就喜欢拉起一帮小兄弟,,喜欢无事找麻烦,跟人吵事打架那是家常便饭,也算得上是别人不敢惹的叫脑壳兄弟了,但只是局限于这个厂矿家属区而已。而对于我们这些长期生活在厂矿宿舍区里的家属子弟,虽然在宿舍区里可以无法无天,跳皮捣蛋,但还是与外界接触面不广,社会阅历又少,一旦真的走到外面那个江湖社会上,胆子自然也就小得多了。

         而当年南门囗,南区东瓜山居民社区的年轻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属于老城区,本来就有地域上的优越感,当时我到南门口逛街叫进城。那里有一帮小叫脑壳,他们组成的小团伙在长沙市南郊一带的名声都是很大的。只要说你有几个南门口或者是东瓜山的朋友,那走到哪里都很拽味的。因为东瓜山距离长沙市二十二中不太远,他们这伙人就经常在学校附近拦截学生,索要钱财。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他们晓得虎伢子在水泵厂家属区里的名声有点大,如是有意把他当作了经常欺负的下饭菜,好像这样可以更显得他们在江湖中的地位。 

33.jpg

《长泵记忆墙》

  而对于我们这些长期生活在厂矿宿舍区里的家属子弟,虽然在宿舍区里可以无法无天,跳皮捣蛋,但还是与外界接触面不广,社会阅历又少,一旦真的走到外面那个江湖社会上,胆子自然也就小得多了。他也知道这帮人惹不起,也不想招惹他们,平时见到他们都是绕着走。可是你越是不想招惹他们就越是被人欺。像他这样老是被这帮小杂种欺负,那口气窝在心里终归会要来一次总爆发的,何况他本来也不是一个真怕事的人。

      有一天,虎伢子终于发宝气哒,他在书包里放上两把菜刀,叫上几个水泵厂的小兄弟到了学校,当见到东瓜山那帮小烂仔出现在学校附近时,他就主动跑上去,举刀就是一顿乱砍,砍得对方一个个胆颤心惊,落荒而逃。虎伢子凭着这一顿砍杀,一下子就砍出了名声,也砍出了虎伢子的江湖地位。东瓜山的那帮小杂种这下子知道厉害了,再也不敢招惹他了。没过几天,他们那个小团伙的老口子还亲自跑到虎伢子家里拜码头,给他赔理道歉,并且愿意与他结成同盟。

     那个时候,整个社会都是这样的,年轻人不讲别的狠,就讲你在社会上有没有真心朋友,敢不敢为朋友两肋插刀,只要你讲江湖义气,你就会有人跟着你玩,玩出名了,你也就有了江湖地位。 

44.jpg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虎伢子再回到学校时,大家都把他当作英雄一样来崇拜了,他身边每天都有一帮小兄弟跟着他威风八面。大家都知道水泵厂出了一个虎猛子,他自然也就成为了我们水泵厂家属区的小团伙的老大。因为他的父母都是从孤儿院出来的,很能够理解人无亲情的苦楚,还有就是受人冷眼的卑微感,所以平常对到他们家里去玩的人都会热情相待,遇上吃饭的时候,你可以毫不讲客气的自己去拿碗,盛上饭莱一起吃就可以了。因为他们家子女多,他们平时工作也比较忙,所以他们基本上就不太管儿女们的事。

       至从虎伢子扬名后,大家都叫他虎少爷了,他自然就牛逼起来了,走到哪里都是一帮小兄弟跟着,他们有事冒事就在外面闲逛,见到不带爱相的就上去寻事挑衅,一时间搞得水泵厂这个小团伙在社会上的名声好大。当然,也有不服气的,比如说在长沙市南郊新开铺一带,就有一个以湖南机床厂和长沙机床厂的职工子弟组成的团伙,在金盆岭一带,就有湖南开关厂和长沙第二机床厂等工矿企业职工子弟组成的团伙。他们都想与水泵厂的来一场对决。那个时候最容易发生争斗的地方就是每一个厂矿放映电影的地方,只要晓得哪个厂放映电影,方围几十里的人都会跑过去看,特别是那些小青年,更是把看电影的时候当作吊妹佗交朋友的最好时机。

     终于有一天,在长沙化工机械厂看露天电影时,水泵厂这一帮的与新开铺那一帮的搞起来了。两帮相遇必有一斗,当然还是水泵厂这一帮的人多一些,因为长沙化工机械厂的职工子弟都是在我们水泵厂职工子弟学校读书,俩个厂里的子弟自然都是一伙的。没几下子就把对方几个小粒子制服了。冒想到第二天,新开铺那边的来了几个人下战书约打群架。约好双方在金盆岭往南站方向一个叫笔杆子线的地方聚斗一场。这是当时江湖上的规矩,约起打群架的地方必须定在不属于各自的地盘上,也就是说谁也不占谁的便宜。这里正好是凃家冲与新开铺的一个中间地带。 

55.jpg

  虎少爷作为水泵厂小团伙的名声哥,理所当然的接受挑战,当即就召集一帮小弟兄商量如何打好这一架,还有就是该拿什么作武器等等,为了保证这一架打一个完胜,他还派人前往东瓜山求援。对方一听虎少爷有事相求,二话不讲就答应一定派人参战。那一晚,大家都异常兴奋,觉得这一战必胜无疑。

     第二天中午,虎少爷带着精选出来的十几个人前往金盆岭的笔杆子线迎战去了,而留在家里的都在焦急中等待前方胜利的消息。快到下午三点的时候,就见住在我们老九栋宿舍的黎家健伢子跑回来了,他一见我们就兴奋得直喊道:

“赢了,我们打赢了!那帮小杂种太不经打了,我们一冲上去,就把他们都打散了!我一棒子打过去,就打翻它好几个,实在他妈的太过瘾了!”

我们见他吹得凶,也觉得好过瘾的,也觉得他好厉害了。大家都知道他父亲是有武功的,每天大清早,都看到他跟着他父亲打桩练拳。这时,忽然有人指着地上惊呼起来: “血,怎么你屁股后面有那么多血啊!”健伢子一摸屁股,只见手上沾满了鲜血,吓得他一声尖叫,就倒在了地上不起了,他被彻底吓晕了。

      事后才知道,那次群架确实是打赢哒,主要是有东瓜山一帮兄弟帮忙。水泵厂这帮子弟看到有人帮忙,一个个奋不顾身,勇往直前。但对方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仗着有工纠棒,还有三角括刀,双方打杀得特别凶狠。也不晓得是什么时候,健伢子屁股上被捅了一个三角形口子。直到这一架打完了他也不晓得。等见到血才晓得自己负伤了。因为伤了屁股,他只能在床上爬着养伤,就这样爬了一两个月才见伤好。

66.jpg 

 

  从那一次群架以后,从凃家冲到新开铺一带,虎少爷确实是名声大震了。外面的人再也不敢招惹水泵厂的人了。只是省精神病院有一帮子弟还有点不服气,在从水泵厂到雨花亭的路上,躲在院墙内用石头和弹弓偷袭过几次水泵厂的子弟,有一段时间,双方每天晚上都会赶到那里,用弹弓石头对攻,持续打了一个多月,最后还是对方主动求和了。

       虎少爷出名了,他的俩个弟弟也跟着他抖起来了,加上他们身边还有一帮小兄弟,一时间他们真的好像可以呼风喚雨,威风八面了。我们厂的周边都是长沙市大中型厂矿企业。有长沙化工机械厂,有长沙市第二机械厂,从黄土岭往金盆岭下去,直到新开铺和黑石渡,有湖南机床厂,长沙机床厂,有肉联加工厂,1003军工厂,湖南铝厂,还有黄土岭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干部学院等。在这么大的范围内,大家都知道水泵厂有一帮讲叫脑壳的人了。

77.jpg 

《长沙北正街商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水泵厂家属区又崛起了一股新的势力,那就是以周光辉为首的另外一个小团伙。周光辉,小名辉疤子,有一个弟弟叫周光明,有一个妹妹叫周美丽。与虎少爷住在同一栋宿舍楼,只是一个住在东头,一个住在西头。都是在二楼的顶挡头。辉疤子为人豪爽,喜交朋友。他的名声不是打出来的,而是靠他的为人树立起来的。他特别喜欢打抱不平,只要是水泵厂的子弟,在外面惹了事,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他的父亲周大伯,也是一个从来不过问儿子的事的老好人,不管哪个去了他家,他都是一个脸色,不笑不恼,随你们玩去。所以,好多水泵厂的子弟,不管是细伢子还是细妹子,都喜欢往他家里跑,把他家当成了自己的的家。

     那个时候我们最喜欢到他家里玩梭哈。梭哈是用扑克赌博的一种。梭哈以五张牌的排列组合、点数和花色大小决定胜负。游戏开始时,每名玩家会获发一张底牌,此牌为暗牌;当派发第二张牌后,便由牌面大者决定下注额,其他人有权选择“跟注”、“加注”或“放弃”。 当五张牌派发完毕后,各玩家翻开所有底牌来比较,牌面大的就为赢家。有一次我和几个水泵厂的子弟一起玩,当发完三张牌,另外俩个人都丢牌了,只有一个叫李健的还在和我较劲。抓到第五张牌,我的牌连成了一个桃花顺。这牌肯定是我赢定了。可是我还想勾引他多下点注,便故意显得牌不好似的和旁边的唐东阜说:

    “东阜鳖,你看这牌要还是不要呢?”唐东阜是我一个厂的同事,比我稍晚点进的厂。他原本是南门口一带有名的叫老壳,年纪虽轻但讲义气,为人特别豪爽。进厂没多久,我们就成为了好兄弟,整天我们都在一起。

     李健还没等我话说完,就一把将我的牌和他的牌混乱了,然后将桌上的钱抓走了。我说:“你是什么意思?牌还没看,你怎么就抢钱?“他说:

      “你刚刚不是说不要了吗?怎么不认帐了?”我说:

      “谁说不要了,我是在问他要还是不要,又冒对你讲不要。”俩个人争了起来,旁边的人都说他没道理,刚看了他刚才混进去的底牌,确实是差得死,可能是见诈不到我就开始赖皮了。我当时特别生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冲到厨房里拿起一把莱刀指着他:

      “退钱不?不退老子一刀砍死你这小杂种!”唐东阜更是瞪着一双豹眼,一把卡住他的脖子,让他动弹不得。

         “你咯杂小鳖,莫玩花脚乌龟,不然老子今天就搞死你!”他不晓得唐东阜是我的铁杆兄弟,他哥哥本是南门口那一带有江湖上有名的名声哥,他也是有名的火爆脾气。平时遇到要打架的时候,他都是双眼一瞪,眼冒金星,嗓子一吼,脖子暴筋,不管三七二十打了再说。在任何时候,只要是我的事,他都愿意为我两肋插刀。辉疤子也看不下去了,在旁边也指责李健耍赖,不懂江湖玩牌规矩,叫他赶快退钱。李健一见这驾式,吓得脸都白了,哪里还敢犟半句嘴?只好乖乖的把钱拿了出来。那个时候的社会讲的就是霸气,你没有霸气就只有被人欺负!

 88.jpg

《长沙市中山亭》

要说起辉疤子,和虎少爷都是当年水泵厂赫赫有名的叫脑壳。但是后来俩个人的命运却是绝然相反。具有戏剧性的是,等到他们各自中学毕业后,虎少爷居然被招进了湖南开关厂。这家工厂是属于湖南省司法系统,专门管制劳改犯的劳改工厂。虎少爷转身一变,由社会上的一个专门打群架的名声哥成为了一名专管劳改犯的司法干警。后来他把他家几个侄女都搞进了司法系统,成为了好几个监狱里的司法干警。几年前我回水泵厂,还见着了他推着一辆婴儿车,带着小孙女在家属区里逛。此时的虎少爷,人已显老了,只见他头发白了,背已显得驼了。但脸上显着安逸舒畅的神色,让人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滿足与平静。

而辉疤子,当时也被招进了一家工厂当工人。但他还是经常有一帮好兄弟跟着。他好讲义气,仍然是江湖上的习气不改。在一次帮朋友打群架时,把对方一个小青年砍伤了。不巧的是正碰上了严打,他被抓进了监牢,后来被判处了几年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他丢掉了工作,没有办法,他只好开了一个门面,开始做起了水泵配件生意。哪晓得他因祸得福,赶上了改革开放的经商浪潮。没有几年,他的生意越做越大,成为了我们水泵厂有名的大款。他有钱了,社会上的朋友更多了,他的豪爽性格更加彰显出来了。也就是在时候,他在那帮狐朋狗友的引诱下,不小心沾上了毒品。这一沾上就甩不掉了,最后成为了一个瘾君子。他再无心做生意了,因为不差钱,他整天和一帮瘾君子躲宾馆里包房吸毒。有一年,快过春节了,我知道他在某宾馆开了一间房,就带着我的儿子过去洗澡。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家家户户都有淋浴房。每到了快过年的时候,都是在宾馆里开一间房,然后你的亲朋好友都轮流去宾馆里洗一个澡,好开开心心过新年。

那天我带着儿子过去了,当我推开那个房门时,忽然觉得有一股奇异的香气扑面而来。进门我就看到辉疤子和几个瘾君子正躺在床上吞云吐雾,一个个显得神态痴迷,忘乎所以。他见到我,侧起身来打招呼:

“来来来,兄弟你来尝一口,好韵味的呢!”我一见这架势,知道他们是在吸毒,我脑子里第一个反映就是别让我儿子看见。于是我二话没说,转身就带着儿子逃离了这恶魔之地。

这一别就好多年没见他了。后来听人说,他做生意赚得的好几百万块钱,由于深陷吸毒的深渊,没有多长时间就被他挥霍光了。因为他有钱,为人又豪爽,好多吸毒鬼都围着他转,陪伴着他一起吸,哪怕有再多的钱也经不起几下搞啊!就这样,他变成了一个穷光蛋。因为他平时对朋友还是比较热心的,所以刚开始时,他的一些朋友还隔三岔五地借点钱给他,但到了后来,就没有一个人敢惹他了,因为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无药可救的瘾君子了。直到那一次,在我母亲八十大寿的寿宴上,我才又一次见到了他。

此时的他,已经变得瘦骨嶙峋,没有了人模样子。唐东阜一见到他,就悄声对我说,这是一个吸毒鬼啊,你怎么与这样的人打交道。我说他就是当年那个辉疤子啊,我们都是从小长大的家属子弟,他知道我母亲生日,自然会过来祝寿。我不可能赶他走吧。说实话,辉疤子虽然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可恨之人,但当年对我还是比较好的。他经常对他身边的小兄弟们说,说我是一个既聪明又好学的人,特别喜欢听我拉小提琴。并说他还喜欢我身上那一股身残心不残的精神!其实我知道,他是在有意的抬举我,同时他也是在保护我。有他在上面罩着,别人也就不会冒事找我的麻烦了。但现在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他虽然是一个江湖浪子,但他内心深处还是有着一种对人和知识的尊重。

那次见他以后就再没有见过他了。去年我回水泵厂,有人告诉我,由于沾上了毒品,他最后落得一个众叛亲离,妻离子散的悲惨结局。辉疤子有一次可能是吸毒过量,在一间出租屋子里悄悄的孤独的离开了人世。直到过了好多天才被人发现,也不知道他是哪一天死去的。当时听到这一消息,我心里还是有一点隐隐作痛的感觉,但同时我也觉得他终于解脱了,可以不再被那毒魔缠身受磨了。

 

99.jpg

《长沙市寿星街》

  这就是我们那个年代俩个江湖浪子的别样人生。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年代的混乱确实是搞乱了好多年轻人的心智。但是,一个人还是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的。最主要的还是必须靠自己的内心定力和努力!

而我自从那次玩梭哈闹得非常的不愉快以后,我觉得玩这些赌博太伤神了,并且还伤感情。所以我就彻底的不玩那些纯粹的赌博项目了,比喻说像梭哈,扎金花,翻骨牌等。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改革开放的八十年代到来了,给我们这一代人带来了蓬勃发展的生机,也给我们这一代人带来了新的希望。我们曾经失去了学习的机会,现在举国上下,又掀起了一股全民学习的浪潮,我们又重新回到了校园,开始了求知道路上的职工夜校学习。我们已经失去了进大学的机会,但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面对我们敞开了求学之门。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所以在工作之余,我一头扎进了那一股为振兴中华而学习的滚滚浪潮之中……。

 

吴老满2019.7.4

10.jpg

《吴老满》

作者简介:

吴老满,湖南长沙人,本名吴振武。1985年毕业于中央电大汉语言文学专业,2000年毕业于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法律本科。1989年下海,1991年曾创办珠海星光制药有限公司。2003年来贵阳创业,现为贵阳福万家大药房有限公司董事长,快三UU直播省药品零售行业商会执委。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吴老满就与友人在长沙创办《希翼》《田野》等民间刊物。当年曾写下大量的文学评论,2018年出版文学评论集《随心而忆》。

 


  相关阅读:
0
 
频道阅读
暖心妈妈坚持手绘书信 “陪伴”求学的女儿
· 兴义市第八试验区开展小学教师科学实验教
·兴义市乌沙镇小学举行师德师风建设启动仪
·快三UU直播兴义第二批省级乡村名师工作室结业
·快三UU直播兴义中小结学开展对帮扶暨教学研讨
·快三UU直播省高考第一批本科录取结束 北大清华录
·让寒门学子入学无忧!2016高校学生资助政
·德江县2名教师在铜仁市初中数学优质课评选
 
传中石油管道资产将
威门药业举办新春年
杭州西湖黄金周游客
广汽丰田出方案补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闻排行
·执行联动破解“执行难” 快三UU直播兴义
·著名书画家石川作品欣赏
· 辛 勤 的 田 夫
·石川:2019年最具收藏价值的实力派画
·今年中国书画春晚快三UU直播会场设立 韦元
·第三届中国书画春晚在快三UU直播设立会场
·快三UU直播省兴义市人民法院 悬赏公告 (
·快三UU直播省兴义市人民法院 悬赏公告 (
·2020年第三届中国书画春节联欢晚会
·快三UU直播兴义:公司总经理挪用公款200万
·宁要草,不要草甘膦,普安在行动
老人脑部受伤 经抢救已脱险
店福利院领导赶到区 交纳了医药费
   八卦资讯
数权法:参与全球治
江苏无证女司机加油
活着:守护三沙那片
北京通州妇幼医院规
福建一女子遭多次拐
韩国新华报社社长曹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世界华人华侨精英联合会 广告总代理:快三UU直播元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兴义市龙腾文化事务所
报社地址:贵阳市中华北路众厦大楼八楼 热线电话:0851-86838086 0851-86871808 投稿邮箱:3237866@163.com网站备案:黔ICP备10200785号
新闻广告热线:15285451888 工作QQ:624554591(龙歌百越)
常年法律顾问 快三UU直播博文律师事务所 李兴武 律师 手机:13885026100,工作QQ:138026100